当前位置:内蒙古快3 > 预测推荐 > 正文

第一章(2/45)

06-03 预测推荐

「喂,等等,上哪儿去?」一名妙龄女子面带微笑、眼带好笑地抄住一个漂亮的美少女,「柔声」问道。「去帮她呀!」美少女回答得理所当然。距离她们右前方十公尺左右,正瞧见一名男学生阻挡住一名女学生的去路,看来像是在「勾勾迪」,他们身上都穿著圣教学园高中部的制服;基於同校的情谊,生性爱管闲事的安凯儿二话不说就要过去「拔刀相助」,却被姊姊安雪儿一把揪回来。「人家很可能只是一对小情侣斗气而已,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冲过去,搞不好又像上回那样被误会,到时候烂摊子谁收?」那一男一女,男的是拚命哈腰赔罪,而女的则是来个相应不理,怎麽看都像是小情侣之间的吵嘴。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,这凯儿就不能少管点「闲事」吗?看管住这个只小她十个月的妹妹不闯祸是老妈「委任」给她的工作——当然是有「薪水」可领啦,她岂会做白工?要是凯儿在外头惹了麻烦,她可是要被扣钱的。当初要不是年纪小,被那一点「小小的报酬」诱惑,她也不会接下这个「烫手山芋」,一下签了十年的卖身契……脱离痛苦的日子还有两年啊!其实说「烫手山芋」还太抬举了凯儿,说她是麻烦制造机还差不多。凯儿最大的本事就是,就算她不去找麻烦,麻烦也会来找她;她本身就是麻烦的代名词。人家说杀头的生意有人做,赔钱的生意没人做;可是她安雪儿聪明一世,却栽在老妈的手里……要不是当时年纪小,被老妈出卖,她也不会这麽凄惨——当凯儿的「管理人」是她这一辈子最错误的决定啊!「可是看起来不像呀!啊!那个女的还打人耶!」凯儿看不下去了。原本她还同情那个女孩的,现在才发现原来受害者是那个男的,便拉著雪儿硬要「主持公道」去。「你怎么可以随便打人?」凯儿站在他们之间,对於女孩泼辣的样子不以为然。脸可是人的尊严啊,怎麽可以随便甩人家耳光?「你是谁?」那女孩凶巴巴地问,打量著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「教训」她的女孩。她有著一张天使般纯真无邪的面孔,柔细的肌肤看来吹弹可破,象牙白鹅蛋脸形,长而翘的睫毛,大而晶亮的双眸,嫣润的朱唇,十足细致女性化的五官,笑起来还会有一对可爱的小酒窝……她绝对是个美人胚子,而且还有一个外号叫「狐狸精」。这让她更为生气。「就是你?」她指著凯儿的鼻子,很不客气地问。什么就是她?她只是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而已。「不是她,根本就没有人,小惠,你别乱猜好不好?」那男学生苦口婆心地解释。这女孩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他因为和学妹走在一起被女朋友误会,女朋友已经整整一个星期不理他了;好不容易逮到机会要跟她解释,怎麽突然跑出一个——不,两个程咬金来?「那她是谁?」小惠生气的质问。「她是我妹妹。」站在一旁的雪儿开口澄清。凯儿这一辈子是受麻烦之神眷顾吗?怎么这么容易和麻烦扯上关系?既然凯儿已经插手管这件闲事,她也不能在一旁纳凉。雪儿眯起眼睛打量著眼前的情况……嗯,有机会!她唇畔露出「生意上门」的笑容。「那你又是谁?」小惠的醋坛子」打翻,哪有理智可言!指著雪儿就问。「我?当然是她姊姊罗!」雪儿带著笑,只是她的表情好像在说:你问的不是废话吗?「陈立中,你给我说清楚,她们是谁?」小惠对著男朋友的另一边脸颊,又赏了一座五指山。敢情她是天秤座的,要求左右平衡呀!雪儿心里笑著。「我真的不认识她们。」陈立中喊冤。「喂!你这个『恰查某』很番哦:在大街上就打人-你很过分耶。」凯儿替那个男生不平。「对呀!」一个女人当众打一个男人,你是存心要他当街丢脸吗?有这种泼辣的女朋友,也难怪他要去找别的女人了。」雪儿带著「和善」的笑容,在一边落井下石。「她们帮你说话还说和她们没关系?我……我恨你,以後别再找我了!」小惠气得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黑,头也不回地朝学校的方向跑去。「小惠」陈立中本想追过去好好解释,却被雪儿一把拉住。「都是你们害的。」他不满地向她们抱怨。「我只是想帮你呀:那个女孩怎么可以随便打人?」凯儿解释自己的动机。「帮我?是害我吧!我好不容易找到这个机会向我女朋友解释误会,看看你们帮的什么忙?现在可好预测推荐,你们害我被女朋友误会得更深了预测推荐,要是她不原谅我的话预测推荐,我不会放过你们的!」他恶狠狠地撂下话。今天真是倒楣透了,一个大好机会被她们搞得一团糟。「对不起!我不是故意的。」凯儿现在终於明白雪儿说对了,真的只是小情人间的吵嘴,她不该插手的。「是舍妹不懂事,得罪你女朋友了,我代她道歉。」雪儿「诚恳」地,把所有的错全归在凯儿身上,也不想想刚刚的事她也有一份。「算了,不怪你们了。」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,更何况是两个貌美如花的女子;既然人家那么诚心道歉,他也不好说什么……咦,他怎么觉得这对姊妹看来很面善,好像在哪里见过?「谢谢你。」凯儿这才释怀,否则她真的「又」破坏人家一桩姻缘了。上回就是因为她的冲动,害得一对情侣差点闹分手,最後还是靠雪儿帮忙才摆平的——不过她的零用钱也因此被雪儿搜括了一半。「这是我的名片,如果你搞不定的话,欢迎来找我,我会算你便宜一点的。」雪儿从包包里抽出一张名片递给他。陈立中看著那张名片,「你就是大学部学生会总管财务事宜的安雪儿学姊?」他会这麽惊讶,倒不是这个工作有多伟大,而是她的名气。除了拥有一流的剑术之外,她还有一个外号叫作「抢钱美少女」,凡是找她帮忙的人必得付出一笔代价;那她妹妹不就是安凯儿,全校最会制造「混乱」的「麻烦美少女」?!「请旧雨新知,大家告诉大家!」雪儿继续持著凯儿走向学校,她有预感,他一定会来找她帮忙的。呵呵呵,这才是她的目的呀!否则她哪容得凯儿去「行侠仗义」,早就拖她离开「出事」现场了。「雪儿,对不起,我又闯祸了。」凯儿眼里满是忏悔。「没关系!不过……」雪儿给她一个慈爱的微笑,似乎妹妹纵然做错了,她这个「宽大为怀」的姊姊「一定」会原谅她的。「不过什麽?」雪儿的笑容今凯儿有种「破财消灾」的直觉。「没什麽,『摆平费用』两千元。不过念在自家姊妹的份上,就给你七折优待,收个一千四意思意思,如何?」她那张「精打细算」的脸上,写的都是「$」的符号。「是。」凯儿只能乖乖接受敲诈,否则雪儿一状告到父母那边去,她就完蛋了。「凯儿好乖!晚上回家时给我啊,小本生意,恕不赊帐.」「是!」雪儿实在很佩服自己的才能,虽然和妈咪的这个交易是个赔钱生意,但精明如她,就是有办法把赔钱的生意硬拗成赚钱的生意,这才是成功的生意人啊!没办法,谁教她是天才美少女呢!呵呵呵!「走吧!」雪儿这好姊姊保护著妹妹上学去了。***圣教学园是个占地广阔的私立学校,这是一所相当具有特色的学校,因为这里什么人种都有,好似一个小型的联合国。这所学校是知名的日本财团栩堂家族所创立的,至於他们为何会来台湾设一个学校,没人知道。圣教学园共分三个部分,高中、大学及研究所,由各部自由管理,而造成了不同的学风。就大学部来说,是相当自由的。「雪儿,你看,那不是『老头』吗?」凯儿指向远远一个高大的背影。凯儿口中的「老头」叫作斐皓,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网址是个身高一八五, 快乐十分选号万能3码长得相当有个性而且年轻的大学生, 甘肃11选5「老头」是她们姊妹私下给他的外号——她们也只敢在背後这麽叫他, 甘肃十一选五因为在学校里!他可是有一批「拥护者」。至於为什么给他取这个外号,实在是因为这个男生年纪轻轻却像个老人般稳重,凡事到他手里总是能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,好像没有事可以难倒他一样;比起同年二十二岁的男孩子,他的确是相当世故又成熟,就她们姊妹的说法是「熟到烂掉了」。「是呀!旁边还有『大情圣』哩!」雪儿所说的「大情圣」叫凌彦纶,长得一张娃娃脸不说,还有一头乱性格的及肩「长发」,总是有意无意地对女孩们乱笑,惹得人家春心荡漾,个个对他抱著无限的「希望」。但他的想法是,若是爱上其中一个女孩,铁定让其他女孩们失望,於是坚守「单身」原则,自认为是本世纪末最後一名美男子。这两个人都是她们从小一块儿长大的青梅竹马。「走,去吓吓他们。」雪儿一时兴起,便拉著凯儿悄悄地从後头想给他们一个惊喜,没想到凯儿跑得太快,雪儿拉她不及,凯儿便一头撞上她们要捉弄的对象。「啊!救命啊!」凯儿大叫,幸而前头两名男子反应够快,否则她就得当众表演「空中飞人」了。「美女,怎麽一大早就急著投怀送抱啊?」凌彦纶熟练地将这投怀送抱的女孩一把揽住,直冲著怀中的美人微笑;他太了解自己的魅力了,当他露出这种微笑,通常对方早已被他迷得脸红心跳。人长得太帅、太受欢迎就会这样,很多美女会每天想出新花招来吸引他的注意。唉!难道人帅也是一种错误?他不禁要轻叹了。「谢谢你,彦纶。」凯儿望向他那张自我陶醉的脸庞。「凯儿?」看清楚怀中人之後,他猛然一惊;这个大麻烦!人家说红颜是祸水,凯儿长得就是「祸水」样,而且她不但是祸水,还是个麻烦祸水。基本上他的魅力对她是无效的,因为她不但是个麻烦,还是个超级大迷糊;而且算起来她也是他的「妹妹」,即使她再如何秀色可餐,他也不能对妹妹下手。「你怎么会飞过来?」彦纶将她扶好,不可思议地问。「有什么她办不到的事吗?」斐皓淡漠的脸上闪过一丝促狭。「说的也是。」她的专长就是「制造」麻烦,这等小事根本微不足道。一行人走进学校里。由於这是个日本人创立的学校,许多习惯都遵行著日式作风,例如一进学校便要脱鞋,每个人有自己的鞋柜及置物柜等。斐皓才开了置物柜,便有一堆信像瀑布一般掉下来。「哇!又是爱慕者的信啊?」雪儿「羡慕」地说;当然这些信全拜她之赐才有幸飞到斐皓的柜子。「为什麽会有这么多人喜欢你这种闷骚的男人呢?」凯儿几乎认识了他一辈子,却还是不了解为什麽斐皓会这么受欢迎。和他们在一起的他是好夥伴,可是他在学校表现得就和木乃伊无异,永远是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表情;可是却有许多女生疯狂的迷恋他。「凯儿,那你就有所不知了。在他那些崇拜者中,他的寡言、稳重叫作酷,也称霹雳。而他那看似看透人间一切的表情,帅得不像话的脸,还有高超的剑术、超水准的马术,都教那些女人为之疯狂。」这是妹妹、水远也不会懂的。「是吗?」凯儿半信半疑。「不要怀疑,就是啦!」「你说完了吗?」斐皓冷冷地看了雪儿一眼。「说完啦。嘿嘿,广告费。」雪儿笑嘻嘻地朝他伸手,这是她一向的习惯动作。「你真的是三句不离钱耶!小麻烦,管管雪儿,免得以後没人敢娶她。」彦纶向凯儿「明示」。太拐弯抹角的话她是听不懂的。「没关系啊,雪儿这麽会赚钱,所以不需要老公养。」她天真地一笑。这对天才姊妹,预测推荐思考方式真是异於常人……算了,一物克一物,总会有人克到她们的。这四个从小一块儿长大的青梅竹马感情相当好,打小就玩在一起;对於身为独子的斐皓和彦纶来说,多了两个可爱的妹妹的确为他们的童年增色不少。「对了,下午五点的时候来我的实验室一趟,有好东西秀给你们看哦!」彦纶神秘兮兮的说,不知又发明了什么新玩意儿。「喂!如果是什么无聊的东西,我可没兴趣。」雪儿宁可把这些时间掌来赚钱。「放心,绝对值回票价,保证精采。五点,别忘了。」***彦纶的科学研究社里摆著许多的科学用书,以及林林总总的实验器材。由於学校相当重视社团的发展,因此每个社团都有充足的空间,设备也几乎是应有尽有。彦纶在实验室中正拿著试管,小心翼翼地把每一种液体调配好,就等著其他三位好友的到来。「哇!外面真是热死人了。」就算已经是下午五点,天气仍是非常闷热;雪儿不断用手帕擦著汗。「其他人呢?」彦纶专注地看著试管,头也没抬地问。「我哪知道,我才刚从剑道社回来。」比赛完後她就直接去冲冷水澡,半乾的t恤把她姣好的身材忠实的勾勒出来,引人遐思。要不是为了今天有与别校的友谊赛,她才不要在这麽热的天气练剑,不过也值得就是了,因为小赚了一笔,呵呵。「斐皓应该和你一起来吧?」斐皓和雪儿是同一个社团的。「他今天跑到马术社去了,那边好像也有比赛。啊,说人人到,斐皓来了。」走进科学研究社的正是斐皓,看来也像是刚洗过澡,头发还湿湿的。「我也来了。」在斐皓後面的是凯儿。「你怎麽这么慢?」「学生会里有太多事要处理了,每天都好忙。」她这个执行秘书可是比会长还忙呢。不过这个会长也真「勇敢」,居然让她当上执行秘书一职,不怕学生会被她弄倒了。「既然人都到齐了,就让大家见识见识本世纪最伟大的发明吧!」彦纶得意地吹嘘著。昨天的实验相当成功,秉持著好东西要和好朋友分享的理念,他今天一定要秀给他们看。「每回都说是本世纪最伟大的发明,能不能换换新台词啊,耳朵都听到长茧了。你呀!应该和你老爸好好学学。」雪儿凉凉地说。彦纶老是发明些怪东西。彦纶的父亲凌绍于是个有名的科学家,他的祖父也是,曾祖父也是,他们家可真是「一脉相传」。「最重要的是,别『又』把实验室给烧了。」斐皓提醒。这个实验室已经不只一次被他烧得面目全非了,所幸一直无人伤亡,这小子似乎挺福大命大的。「我先去把门打开,要真的烧起来,我们也好逃生。」凯儿将实验室所有的「出口」全部打开,可以随时「一走了之」。「喂喂喂!你们这是什麽朋友嘛!」彦纶不满地抗议。才不过「几次」的「小失误」而已-居然就看不起他,说什麽好朋友嘛!「这」次的发明真的和以前不同,只要滴几滴这个东西,就可以制造出各种颜色的火焰哦!」这一次的实验他可是信心满满。开玩笑,这个实验的成功率已经高达百分之七十耶,随便做做也会成功。「废话少说,做了才知道。」正所谓事实胜於雄辩。「等著瞧吧!」彦纶把各种调配好的溶液一一倒入一个空的试管中,前前後後放了不下十种。「没什麽变化嘛!」凯儿看他加了那麽多东西,连个泡泡都没冒一个,这是什么实验啊?「别急别急,好戏现在才要上场呢!最重要的在这里。」只见彦纶从一个烧杯中,小心翼翼地用滴管抽取微量的红色液体,轻轻地放人试管,摘下三滴,结果……结果,什麽也没发生。「咦,怎么什麽反应也没有?」连彦纶自己都感到奇怪。怎么连屁都没放一个?「你到底加完了没?」斐皓认真的问。虽说彦总真有遗传自他那科学家老爸超高的数理天分,但东西那麽多,会不会忘了加什麽?「该加的都加进去了啊,奇怪,怎麽一点反应都没有?」照道理说也该意思意思冒个小气爆什么的,可是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,其是太丢他这个天才科学家的脸了。「唉!你浪费我的『钱』来证明你失败的发明,你自己说,要怎么赔偿我?」雪儿的爱钱本性表露无遗。「我什时候浪费你的钱了?」和这个素有「抢钱美少女」之称的雪儿说话,他可得小心点,否则荷包不保。「没听过时间就是金钱吗?你浪费我的时间就是浪费我的金钱,我可是要收取『费用』的。」雪儿还真是三句不离钱啊!「可能是加得不够多,我再多加入一点。」於是,彦纶又摘了三滴。他不敢一次加太多,实在是因为这个液体具有高度的危险性,要是一次加太多会产生大爆炸的,到时别说是实验室会烧毁了,就连他们也会被炸成咸酥鸡,搞不好整个大学部都会遭殃。「为什麽还是没动静呢?」凯儿一双漂亮的大眼专注地看著试管,真的什麽也没发生。「这个太奇怪了吧:」连彦纶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。「反正这又不是第一次失败了。」斐皓还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留。「喂,我成功的次数也很多呀!」他得为自己辩驳一下。「是,只是失败更多。」雪儿笑著补充。「失败为成功之母,你没听过吗?」「失败怎麽会是成功之母?成功才是成功之母。」斐皓纠正他。「成功怎么会是成功之母?」凯儿想了一想,不解地问。「一个人若是一直失败,是不会成功的;想要有大成功,就要先累积小成功,这样的人才会成功。」聪颖的雪儿替妹妹解说。「那彦纶不就注定一辈子失败了?」她天真的说。因为他的失败纪录实在多得数不完,如果再加上小时候的「丰功伟业」,那就真的是「罄竹难书」了。「喂!你们是来拆我的台呀!」「不是,我们是来看实验,只是你又失败了。我想先回家吃饭了。」凯儿的肚子已经在向她抗议。「等等,可能还是不够,我再加一点进去。」彦纶这回又加多了一些。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。「怪了,今天是十三号星期五吗?昨天明明还很顺利的呀!」彦纶怎么也想不透。「我累了,我要回去了。」斐皓在马术社待了一个下午也累了,准备离开。「你慢慢做吧!成功了再告诉我们。」雪儿也准备要离去。在这儿半小时可耽误了她赚钱呀!想想还有好几笔大生意没去收钱哩!彦纶卯起来,乾脆把烧杯中其馀的红色液体倒进去,试管果然开始有了反应。「喂!有反应了。」本来走到门边的三个人又全都折了回来,只见彦纶面前的试管一直在抖动,而且动作越来越大,越动越厉害,甚至连整间实验室都在动。「是地震吗?」凯儿抱住雪儿,这种摇晃令她害怕。「不知道耶,今天没听说。」「我们最好赶快走。彦纶,快一点。」斐皓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。这麽奇怪的反应彦纶也是第一次碰到,上次没有这样。就在他们准备弃实验室逃亡时,这个试管突然爆炸,发出好大一声巨响……***四个人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拉扯著,快速地被吸往另一头,头不著天,脚不著地,彷若置身於一个高速状态下的空间,只知道自己一直往下沉……好像过了一世纪之久,四个人才结束这种如坐云霄飞车的感觉。「哇!」四个人像是被人从高楼上踹下来一样,一个个屁股著地,痛喊出声。面对著眼前全然陌生的环境,他们面面相观,个个错愕。他们在哪里啊?「这是……」四人看看自己又看看别人,他们这身打扮……是要演歌仔戏吗?凯儿身上是一件长袍,衣料相当柔软,长袍上是蓝白相间的花纹,以白色为主,蓝色的条纹为辅,她的额头上还有一条半月型的链子!脚下则是双白色的靴子。雪儿的身上是轻便漂亮的翠绿色连身裙,咖啡色的披风!长筒靴,额头上是坚著绿宝石的链子!双肩有护甲,并佩了把长剑。斐皓深蓝色的衣服外是一身银白色镜甲,护著手腕、肩、胸及腿,身後白色的披风看来帅气十足,身侧亦佩有一把较宽的长剑。彦纶则是轻松的米黄色上衣,宽大的深蓝色长裤,外罩一件羊常显眼的红色披风。「我们是不是在作梦?」凯儿摸摸身上柔软又舒服的长袍!这触感也真实得离奇,好像就是真的。「彦纶,你在搞什么鬼?」雪儿质问「元凶」。「我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。」彦纶无辜地摇头,他自己也都还搞不清楚状况哩!「我们先走出这里再说。」斐皓的心头掠过一种不好的预感,像是他们卷入了什麽麻烦事件之中。是因为凯儿吗?此时,他们正置身於一望无际的森林里,树木重重包围住他们,就像是一座迷宫,没有标示,没有方向,要往哪去也不清楚。「我们是不是真的在作梦?」凯儿一面走,一面天真地想著。雪儿用力地捏了她一把。「哇,好痛!雪儿,你不要捏人家的脸啦!」被欺负的凯儿气鼓鼓地抗议。「那你是不是在作梦?」雪儿反问。凯儿摇摇头,这痛是千真万确,果然不是梦。「刚才我们是在实验室里。」斐皓冷静地思考。「实验室……!对了,那场爆炸……」彦纶的脑子动了起来。「爆炸?」雪儿眉头一皱。「我们很有可能被炸到另一个空间来了。」斐皓大胆地假设。这里的一切和他们生存的地方大不相同,彷若另一个世界。「为什么是另一个空间,而不是别的国家?」雪儿觉得这里感觉似曾相识,但一下子又想不起来在哪里看过。「记得老师曾说过时空扭曲的观念,莫非我们……」「很有可能。」斐皓点著头。「另一个空间?我们是不是来到了地狱?」那场爆炸的威力太强大了,就算不死也去了半条命。那……呜……她不要!她安凯儿这一生没做过什麽坏事,除了行事莽撞了些,做事胡涂了一点,可从来没有害过人,她应该上天堂的,而不是下地狱呀:「地狱?」彦纶忍不住发笑,「凯儿,你的想像力也太丰富了吧!哪有地狱长这个样子的。」「否则地狱长什麽样子?」凯儿反问。「我又没去过,怎麽知道。」当然最好是不要去啦!「没想到我的发明如此伟大,竟然可以穿越到另一个空间。」彦轮忍不住陶醉起来。「伟大?凌彦纶,我警告你,如果我们被困在这里、水远回不去的话,你就完蛋啦!还不快想办法!」想她安雪儿钱都还没赚够,就得待这个鬼地方,她才不干。想办法?不是说「想」就会有「办法」的,事实上,他现在一点办法也没有……唉,他也不希望被困在这里,放著一大群「崇拜者」不管呀!「救命啊……」远处隐隐传来微弱的求救声,向来最喜欢「拔刀相助」的凯儿不等其他人有所反应,早已一马当先就给他冲过去一探究竟。「凯儿!」雪儿还没来得及拦呢,凯儿就已跑得不见踪影。「凯儿『吸引』麻烦的能力一点都不受空间影响嘛!」彦纶望著她的背影,嘲笑道。「去看看吧!」斐皓提议。其他人当然是立刻附议。因为他们完全不放心,生怕凯儿去「麻烦上再添麻烦」不要怀疑,她的外号真的不是叫假的。他们共同的想法就是,哪里有凯儿,哪里就有麻烦,连来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也一样。这叫「凯儿麻烦定理」,而所谓定理,就是经过千锤百练也不会改变的真理……

,,江苏快3官方投注